素翟

◆不擅长写日志,可能会用作在线存放同人文的私人博客。

◆目前多半是传说系列&无双相关的同人小说,但近期更新都是XB2相关。

◆说实话不太清楚砂糖是种什么东西。自己也很苦恼。

【XB2·一个IF·克劳乌斯&麦佩尼】无限问答

[2018/6/4-2018/6/6]

※如果“羔羊”与“神”见上了面的IF……亲友说想看这个梗,所以写了!(推卸责任.jpg)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顺便这次好像写得特别含混不清(・_・;


拨开那覆盖在表面的太古植物丛生的虚伪假象,在生机勃勃的遮蔽物之下,人所能寻求到的那条道路内里四壁皆闪烁着无机的金属光泽。而待到漫长的徒步过后,这螺旋上升的走廊又将与升降梯外裸露的自然相连接,后再经过独立于其他在风蚀下退化为断垣的人世废墟中,那唯一一处尖顶的建筑物内一张如同钢铁巨人开启的巨口般洞开在地面的机关门,周遭的环境由此将再度有所过渡:一一浮现在空中的面板展现着符合人心中由衷期待的绿意;...

【XB2·现paro·灭×麦佩尼】一个普通的休息日

[2018/5/23-2018/5/26]

※没有梗,也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赶上的520贺文(´▽`)……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只要有足够的空间,两个成年男人靠坐着彼此一起呆在床上的样子,实际上是既不可笑、也不拥挤的。


就在这一个留住过一宿后的上午,并不急于与对方分开的年轻人自然而然地是还身在对方的那间公寓里。此刻,都任凭柔软的垫子撑着自己的腰背,互相拿相抵着的肩膀倚靠着对方的肩膀,同是打发着时间的二人便分为了摆弄手机与潜心阅读,这看似截然不同的两派。


暂不理睬坐在身边的人眼下在读些什么书,抬起左手摸了摸鼻梁的年轻人继而又用拿着手机的右手手指灵活地下拽了一...

【XB2·麦利】谛听

[2018/5/13-2018/5/15]

※摸一条小小的鱼,母亲节快乐(呸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那是村庄。


当缓步走到扎着木栅栏的村口,视野的前后两面便皆会为杂木林所包围。终年不肯落叶的树木阻碍着人在此处的远眺;这片由无数树木聚拢成的树林一直延伸到视线之外很远的地方,所有安分生长的树根都深扎在逐渐向上的地势里,而垂下的枝叶又将朝向一道道开在地面上的倾斜裂口;这裂口是山谷,就在这大地凹陷的经脉之中,总有潺潺的溪涧随着无限又缓慢地拍打起翅膀的巨神兽自胸腹中吐出的气息,一并淌出平顺的水波;这水波是只识逐步流向前方的,并且也只知日复一日地随自天上降下的云雨而无端地涨落。...


【XB2·现paro·灭×麦佩尼】打错的电话

[2018/4/3-2018/4/12]

※想写一写彼此之间稍微有些麻烦的关系,结果弄得有点儿狗血OTL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他是被手机响起的来电铃声吵醒的。


抬手擦着眼皮,继而用力地拧着眉头。等到还不算清爽的意识好歹清醒得能够让他对外界的刺激去作出一个反应时,就在先一步接起的这通电话的另一端,听筒里的对方已经顺着条理将话语说下去了许久。


“……我看了一眼,漏水的是盥洗台下方的水管。能请您派人过来替我修理一下吗?地址是……”


已然辨认出了从听筒里传出的声音是属于何人,他不得不立刻出声打断了对方。


“喂,停一下——……我说,你打错了吧?”


就应着他...

【XB2·齐格&麦佩尼】听见的声音

[2018/3/21-2018/3/23]

※齐格准备从教廷出差时点发生的小故事(?)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与之一同步出住宿的房间,此后在大圣堂的门廊前暂且和自己的异刃分手。以未被眼罩所遮蔽的右眼目送着她穿过这道门廊去往了朝圣的游客密集的塞利利欧斯广场,而依然身在一般游客禁止进入的行政区域的他则在转身走开数步后,听见一切自门廊外传来的骚动,都骤然如同被吸入了大空洞般的远去。


身边霎时变得安静。


脚踩铺设在青绿草地上一条笔直延伸向前的白砖大道,途经过“创世的壁画”,再往前走,直到踏上一道封闭且绵长的向上的阶梯。


年轻人独身进入了阿卡狄亚大圣堂的谒见大厅。就伴随...

【XB2·灭×麦佩尼】片段两则

[2018/2月27日&2018/3月13日]

※按照个人兴趣速度构思速度铺完的两则片段。(很短的)现paro和(更短的)原作背景各一。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x


《梦境记录》-XB2/灭&麦佩尼

※圣杯大战过后在梦里见到了面的天之圣杯和他的御刃者。

(特别特别感谢亲友的中译日:pixiv


那是颇有些有趣的景象——是处在预料之中,却又落在预料之外的景象。


黑色的圣杯确定自己能够分辨出脚踏土地的质感,而天色也并不阴暗。但站立于远处,笔直地如同一副干枯的树干模样伫立在地面的青年,他的身上却仿佛像是隐约地笼罩有一层雾气般的、使人在乍一看去时觉得朦胧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