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翟

◆不擅长写日志,可能会用作在线存放同人文的私人博客。

◆目前多半是传说系列&无双相关的同人小说,但近期更新都是XB2相关。

◆说实话不太清楚砂糖是种什么东西。自己也很苦恼。

【DQB2·主人公♀×席德】一则故事

[2019/1/7-2019/1/14]

※在女性建造者主人公与搭档之间发生的一则小故事。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含有主线剧情的剧透,建议在通关后阅读。


(一)


这是从那一名扎着两束双马尾的少女,正像往常一样拼命地记录着闪现在头脑里的点子和灵感之时,所发生的事情:就面对着自己那本总往上头涂涂写写下各种东西的笔记,尽管手中握着的沾墨羽毛笔还留在半空中并未收起,显得有所迟疑的建造者却先一步地眨着眼睛停下了记录的动作。


“突然怎么了?”


对于罕见的——不如说是从未见识过的情况,此刻也同样正和往常一样紧紧跟随在少女身边的搭档,不由得出于将建造者表露出的停顿和迟疑看在...

【无双大蛇3·奥丁×洛基&克瓦希尔】藏头诗

[2018/12/7-2018/12/14]

※没经过太多考证,头脑一热就写了。做得最仔细的考证可能就是打开最终战确认了一下北欧组NPC武将都有谁:(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立身于为他所能够知晓的起始点,抬起眼来细细张望面前这一番与一切接轨的开端:此情此景,就犹如一首经由冷清与肃静合咏出来的诗歌。


以一面巨石砌成的宫殿高墙为背景,那名身着一袭黑衣的神王正以左手支着面颊,倚坐在座椅上,任由垂落的银发半遮着紧闭的左眼。而在王座的右手边,全无需于枪架多余的支撑,名为冈格尼尔的长枪插在座椅旁,锋利的枪尖理所当然地没入岩石的台座。


后一瞬间,这倚身于王座上的身影便如梦初醒般地...

【无双大蛇3·现paro·奥丁×洛基】冬日寂静

[2018/11/24-2018/11/29]

※随便写写现paro。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他和降临的冬季一起归来。到达的时候除却拎在手上的行李箱外,还另有一件显得厚重的外套正搭在勾起于胸前的臂弯里。


这一件多余的冬装是早在抵达这一边的车站时就被脱了下来。初步入这个季节的气温实际还不至于让他觉得冷的难以忍受,但为了不让自己太显得突兀,所以登上那一边西行的列车离开的时候,善于掩饰的他也在往来人潮的目送下跟着穿得像个怕冷地方的人一样。


只是到了现在,所有的伪装都已不需要了。


背向着与此前离开时在这扇门外所见的季节里同一种空乏的景色,他看着那个男人安静地迈步向自己...

【XB2·米诺奇&凡达姆&麦佩尼】思时之敬

[2018/9/20-2018/9/22]

※处在本篇完结且完成过相关支线的某个时间点上。

※仅作为黄金国通关后对角色理解的自我总结之用。


不时地在遗迹的阶梯上驻足,俯身将面孔更深地掩于兜帽的阴影下;待到自口中长喘出一息缓过劲来之后,再迈步向上走——


直到看见那层塌陷下一半的台座出现在了自己的眼中,攀爬上了最后一节阶梯的来者,才在这抵达之际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此后,还不待自身的步伐彻底走到台座的边沿,他已先出声向等在那里的老友打了个招呼。


“来看你了。”


而等真正走到了那如同不堪重负般地冲着城外的高崖深景断裂开来的台座边沿,屈膝于一簇新鲜奉花的前方,来者...

【XB2·绵津见&迦具土】在休息室里

[2018/8/31-2018/9/6]

※刚与奈费尔进行了调谐的绵津见,和迦具土之间发生的一次谈话。

※仅作为黄金国发售前总结自己对于现代帝国组所作的所有私设之用。

※游戏本篇中未提及之全部具体数字(包括但不仅限于角色年纪和事件发生时间)与职务均为私人设定

阅读走这里:AO3

【八方旅人·泰利昂&塞拉斯】春日的平原

[2018/8/7-2018/8/13]

※主要还是双方闲聊。含有个人路线结局的剧透。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叩门三声后,他轻手轻脚地推开了眼前的门。


连接于半侧门框上那多半在近几日里刚上过油的门轴,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地就让宅邸外阳光之中的一缕由此透进了宅邸之内。就在抬起右脚迈入宅子之内前,他又先行抬起视线环视了一圈屋内。


即刻便映入了他眼中的这一间门厅可谓是极其地整洁,却依然有些许门外的灰尘被推门扬起的气流吹拂到了他的眼前,成为半空中浮动的金色尘埃。而在尘埃的前方,装饰在正面朝向敞开门扉的乳白色墙壁上的,并非是宅邸历代任何一位主人的肖像画,反倒是一张以油彩绘制着平...

【八方旅人·泰利昂&塞拉斯】酒馆闲话

[2018/7/30-2018/8/3]

※想多听听他们的聊天:)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这里是开业经营在沙漠地区某一城镇内的一间酒馆。


待到点过酒后,拣了最靠墙的一张桌子慢慢地喝着属于自己的那一杯,独自坐着的泰利昂边拿了一小把酒馆提供给客人的干豆子一粒粒地放进嘴里嚼着。


尽管干豆子坚硬的口感颇为难咬,但是用后牙磨碎时的成就感和豆类确实的香味依然能够勾起他心里某种不错的兴致,而剑士的奥贝利克和药师的阿芬在隔壁桌的相谈甚欢更是吸引了大部分客人的注意力,使得身为盗贼的他对此情况颇感满意。


只不过,恰好就是在作为独饮下酒菜的干豆子吃完的后一秒,顺着一阵斗篷摩挲衣料的...

【XB2·现paro·灭×麦佩尼】散步路上

[2018/6/19-2018/6/22]

※就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这正巧是月底的时候。就在夏季正中的月底,刚刚开始由亏缺至丰盈过度的月亮便如同猫一只半睁的金色眼睛,以极为倦怠的气势向下俯瞰着地面与城市。


正是这模样的月亮,使人觉得在这样的夏季夜里,哪怕过得再昏昏沉沉也不足为奇。所以就当靠在沙发上的他把杂志盖在脸上,觉得全身上下都懒懒散散、困乏得迷迷糊糊已快要睡着的时候,尽管明确地感受到了有人正按着自己的肩膀轻轻晃着,这一察觉也没能让他迅速地恢复清醒。


反射性地把杂志从脸上取下来,从扩展开来的不太清明的视野里,他看见伸出手臂按着自己肩膀的人连面孔都还显得有些模糊。但...

【XB2·克劳乌斯×加拉蒂亚】来自“乐园”

[2018/7/2-2018/7/7]

※就很想写咖啡牛奶时代的克劳乌斯(……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因为还没了解过XG,所以所有相关的东西都是我瞎掰的m(_ _)m


这是在高耸着的人造建筑内部,被需要身份验证的直达电梯标示为“研究层”的走廊上。


被彻底地包裹在一种能够使一部分人沉迷,却又发自心底地拒绝着另一部分人的无机且冷静的氛围之中,此刻,这一条走廊上并没有其他多余的闲杂人员来回走动的身影。


就在稍晚于人员交接班规定时间的此一时候,已然紧闭起来的各科室的门内外皆听不见彼此的声音。以至于,眼下响起在整条走廊上的唯一动静,便是两道虽不显得紧迫、但依然从节奏中显露出了对...

【XB2·一个IF·克劳乌斯&麦佩尼】无限问答

[2018/6/4-2018/6/6]

※如果“羔羊”与“神”见上了面的IF……亲友说想看这个梗,所以写了!(推卸责任.jpg)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顺便这次好像写得特别含混不清(・_・;


拨开那覆盖在表面的太古植物丛生的虚伪假象,在生机勃勃的遮蔽物之下,人所能寻求到的那条道路内里四壁皆闪烁着无机的金属光泽。而待到漫长的徒步过后,这螺旋上升的走廊又将与升降梯外裸露的自然相连接,后再经过独立于其他在风蚀下退化为断垣的人世废墟中,那唯一一处尖顶的建筑物内一张如同钢铁巨人开启的巨口般洞开在地面的机关门,周遭的环境由此将再度有所过渡:一一浮现在空中的面板展现着符合人心中由衷期待的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