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翟

◆不擅长写日志,可能会用作在线存放同人文的私人博客。

◆目前多半是传说系列&无双相关的同人小说,但近期更新都是XB2相关。

◆说实话不太清楚砂糖是种什么东西。自己也很苦恼。

【XB2·一个IF·克劳乌斯&麦佩尼】无限问答

[2018/6/4-2018/6/6]

※如果“羔羊”与“神”见上了面的IF……亲友说想看这个梗,所以写了!(推卸责任.jpg)

※自娱自乐,私设如山。顺便这次好像写得特别含混不清(・_・;



拨开那覆盖在表面的太古植物丛生的虚伪假象,在生机勃勃的遮蔽物之下,人所能寻求到的那条道路内里四壁皆闪烁着无机的金属光泽。而待到漫长的徒步过后,这螺旋上升的走廊又将与升降梯外裸露的自然相连接,后再经过独立于其他在风蚀下退化为断垣的人世废墟中,那唯一一处尖顶的建筑物内一张如同钢铁巨人开启的巨口般洞开在地面的机关门,周遭的环境由此将再度有所过渡:一一浮现在空中的面板展现着符合人心中由衷期待的绿意;倘若迈步从其中穿行而过,继而再走进一扇自动向侧面开启的门扉——便是在这终于抵达了的门的对侧,人将会目睹到的,正是一间头顶的光线向正中聚合、而脚下的光线则由正中向外放射的奇妙房间。


此处为“神”的房间。


而在抵达了这间房间的男人眼前,就此显现的无疑将是“神”的身姿。


源源不断涌出的以太能源流通在这间阴暗的房间里,朝向外界徐徐地散发出光亮。虽说作为光源而言有些微妙,但这有限的光线已为视野提供了足够的照明。边有意避免踩踏到透明地板上呈现出的以太流通管道,抵达者边以几近无声息的步伐、贴合着光线与光线之间预留出的空隙,走到了那张属于“神”的座椅面前。


于头一次怀中捧拾着馈赠、得以步入“殿堂”时所经受到的重重考验与亲身所感的那一道“神谕”,男人自然是至今都无法从头脑中将那印象抹去丝毫。可自此之后,不论再出入这房间多少次,那教人铭刻于心的景象都再未二度降临过一回。如此看来,想必是“神”也无意于用反复的同一种考验来试探同一个人的精神。因为显然对于人类而言,不论再试探多少次,已经得出的“答案”也不会轻易地就有所改变。


那就换用其他的方式来进行考验吧。或许“神”也是这样想的。因此才会允许男人的停留,才会允许男人用自身一双金色的眼眸来凝视自己,允许男人用自身一对末端纤细的尖耳来倾听自己——


才会允许男人用自身的喉咙发出的声音,来还以自己从周遭“有限”的环境中所诞生出的、可谓“无限”的话语。


于是,就在这“有限”与“无限”彼此交织的无数时刻中的此一分秒,在“神”的视野里,男人走近了。接着又像此前每一次与自己沟通时那样地屈下了左侧的膝头,将戴在头上的那顶帽子搁在脚边,仿佛竭尽全力,又仿佛再自然不过地显出了一副恭敬而温顺的姿态。


从这恭敬而温顺的男人口中道出的声音,也有着理所当然的柔和;而这柔和的声音随即又组成了一种对于听者而言尽管陌生,却又能够理解的语言。就连“神”也无从知晓当这语言由他人使用时是会拥有一番怎样的音色,只好在当这所有的话语经由面前的这个男人句句逐一道来时,总归都是轻缓而不刺耳的:


“我试着使用您教授给我的方法,修理了控制水循环的中枢……啊,说成‘修理’也许是太过傲慢了,我只是做了一些必要的内外部清理,然后按照您的指示重新启动了面板上的按钮而已。”


待到这话音落下,“神”看见男人冲着自己扬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如此一来,就可以重新引水浇灌您的园地了。”


可惜这一真诚的微笑也没有换回更多有声的回应。对于男人这一在正式付诸于行动前便已先受获了允许的行为,眼下听取了这番言语的“神”在此时,也仅仅是还以了一次默许的颔首。


毕竟面对着只需给予少许的点拨,便能够自力完成所有前置工作的男人而言,更多的说明自然是不必要的。而单凭一人之力,就想要将外界荒芜且裸露着干涸伤痕的大地恢复成原样,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但倘若仅是打算将依旧保持畅通的饮用水源分出一部分、只灌溉“教堂”外的一小方土地,这一大幅度缩小的实验范围,便似乎转而寓示着这个男人提出的尝试将会是可行、并且在短期内就能见识到成效的……


要论述眼下那坐在座椅上掌握有“知识与奥秘”的存在,最终决定顺应这个男人的请求、提供帮助以修复设施内半损坏的水循环系统,其中的理由大抵就是如此。而假如非要再去更深一步地对那勾起了自己头脑中应许意图的原因进行一些额外的补充说明……


止住了前一次小幅度的点头,在座椅上无声息地向着男人睁开了阖拢双目的他,也由此将这道正现身于自己面前的身影纳入了眼中:的确并不难察觉到,在这个男人的心中,似乎还留有着为如今的“神”所感到无所谓的、对于绿意的追究。


至于那追究的源头到底是来源于何处?或许是覆盖于现今被世人称之为“世界树”的人造建筑外层虚假的植被,又或是人造建筑内里那一面面虚幻屏幕上统一映出的起伏丘陵与仅此一棵的阔叶植物——当人心开始渴望能有“绿意”在荒芜的周遭降临,那到底是为了在无端的陌生中寻求到哪怕一丝的“熟悉”所带来的平和与安慰,还是由渴望与不知名的自信混合成的狂妄追求?


纵然再怎样去细加揣测,在这二重思绪之间存有的微妙差别,终究还是连“神”也无法全然规划出完善的区分方式的。但人的心本就也是交错混合的产物,向来都很难明确划分出任意二重相关联念头之间的明确界限。


或许单纯地理解成一种有序共存的混合体,才是最为正确的。


尽管这一最终下达的结论,乍听起来似乎是带有着一分欠缺分析的轻率,可当意识到需加以分析的对象如今就近在眼前之时,就连“神”也不禁想要这样敷衍地将难事化简;并且,也就是在这一刻,当真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副已在自己的记忆中留有了清晰印象的面孔,不可避免地朝向空荡的记忆之川中抛撒出了捞取之网的他,亦随之记起了另一件曾有过的事情。


自然,那并非是很久远前的事——那无疑是一件近在经历了创世之后那大片空白期的“神”,只需稍稍眨动眼皮,便能够轻松记起的事。


于仿佛无尽贯通身前身后的时间丝束里,自人类的足音头一次叩响了以太流光下亘古以来不曾有半分腐朽的地面,至眼下的这一刻,也许已度过了十数个日与月的交替。


哪怕坚牢的外壳紧贴着的外侧已是无重力的空间,但向下连接的根茎,便使得此处也仍旧避免不了恒定变换的朝与夜。


正是在一层真实的暮色透过穹顶垂临下来的某一个夜晚,他记得那一个本该在别处休憩的男人并未带着任何的预兆便来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后就像如今这样地单膝跪在自己的跟前,喃喃诉说道:


“父亲啊,请垂怜我。请您倾听我的忏悔……”


纵使是已然与当事人同步知晓了那潜藏在话语中的“答案”,他也仍旧任凭来到眼前的男人调动着自身的言语,等待着这个已踏出了第一步的人,将那答案亲口诉说出来。


“——我犯了错。我‘将会’犯错,父亲。就在您给予我的征兆下……我看见自己触碰了那一道不该触碰的‘禁忌’,‘毁灭’之门则因此开启……”


当那一双凝视着自己的眼眸为以太的光亮所染之际,眸中深邃的目光便仿佛得以逃脱开时与空的约束,由此处注视向了别处;正是从这一双眼眸中窥看见的景色告知了从高处投以目光者,如今的男人或许正一遍遍地反复重温着那一日的“神谕”和过往每一日的幻影。直到仿若无限回荡的低喃声,继而又再次徐徐地吐出。


“我看见自己……幽界因我而毁灭……”


是对现世的绝望,让探求者去渴求更加高深的解答。


故而就在这一现今与往昔全都凝聚为一点的时刻,就连“神”也不由得默然重温起了那一幕幕如今只能属于过去的画面——那是更早前寓示着起始的画面,拥有更为复杂交错的内情;而其引发的结末,却似乎能够套用如今回响在房间中的话语来分毫不差的概括了事——“一个男人开启了‘门’,世界毁灭了”。


一时间填塞头脑的自信和盲目,与随之而来的绝望和无尽悔恨,使得被迫迎来了终结的前一个世界又在一声势浩大的赎罪之举中迎来了新生。


而在这一刻,于新生的世界中诞生的这个男人,他是否能分辨出那观测见的景象到底是来自于“神”所给予的话语,还是自己的意志?抑或是,将又在未来的何时分清“神”所寻求的答案,永远只出自于作答者自身的内心?


涌起的某种情愫,促使着他向那从神情到言语都显得举棋不定的男人伸出了手。这一只已于莫大的岁月流逝中被磨耗得枯瘦了的手,在房间内封闭静止的气流中滞留了片刻后,便被男人抬起的双手妥善地捧住,随后轻轻地贴在了额前——


恰是依附着这裸露在外的光洁的前额,又于男人一低头的举动中隐约碰触着了柔软的浅色头发;是这久未曾感受到的属于人的温度具备有无机物所无法比拟的安慰,而这展翅苏生的安慰在无声息之中,便引诱着那本该不为人知的信息,在无意识间零碎却又真实地传递着。


于是,就对于那一个聚精会神在眼下的男人而言:当他看着皮肤上干枯的纹路时,便从中读懂些什么;当他抵着指甲锐利的指尖时,便从中感受到什么。


就与“神”头脑中至今也甩脱不开哀色的思绪同步进行着,就在这袒露心胸的一刻,仿佛是灰色的思绪之中蒙胧的阴云被一时的拂拭开后,那并未消弭的训导带来的光芒,也在疑虑和不安之间照样充满了这个男人的心怀。


以至于待到一齐从往日的梦境中回神之际,男人也依旧用额头抵着那枯瘦的手背。这姿态仿佛是在陈述着:不论那是“谁”的意思……


“我明白了,我明白的。”略略抬起了神色和善的面孔,带有一分解明之意的话语,自扬起了视线的男人口中缓缓地道出:“任何迷惘者都需要向导,任何穷究之人都需要宽慰。而我,我将永远敬仰您,面向着您所在的方向……父亲啊,不论是在何时何地——”


“只要‘您’还是您,‘我’还是我。”


没有更多地给予任何有声或无声的回答,听闻见了这番告知的“神”只是任凭这个男人的两手,将自己伸出的手温柔又劝慰地捧在其中。


由此之后,这一段相望无言的时间就从以太管道内散发出的明灭光芒中自然流逝着。而恰是在这时间迢迢流逝之际,便不论是再迷惘、再穷究的人都能够切肤地有所知晓:虽然于彼此二人皆已默然度过的冗长时流之中,此后将会被耗费在这一短暂碰触上的数十秒都仅是占据了微乎其微的一个瞬间。


但也正是在这一转瞬即逝的夜晚,经由这一短暂的碰触所换得的拂拢于心情上的平和,从今起、至往后,或许都将会被不约而同地视为漂浮在彼此孤寂之海中一根分量虽轻、意义却举足轻重的稻草……


这是当“神”终于慷慨地向人类分享了自身的视点,而人类也不吝啬于向“神”道出自身的誓言后,才终究有幸得以建立起来的紧密牵绊。


此为实乃值得庆幸之事。便是缘于多少已经与之分享了自身所拥有的“概念”,他亦由此意识到:无论范围是大是小,“新生”之举就是“新生”之举。换言之,不论缘由和经过上的差距如何,这个男人打算要做的事,似乎与自己的判断和考虑都颇具些共同之处。


故而在那些事关前置工作的一切报告均已诉说完毕后,调动着显露出了一丝温和的视线凝视于眼前,他主动出声询问着男人。


“你想在浇灌的土地上种植什么?又想要收获什么?”


那随后还以的回答,则是来得既快又干脆。


“我想试着种植各式各样东西。但考虑到土地的实际情况和自给自足的需要,最先应当选择那些好存活且栽培期短的作物……”


当倾听见回应者轻声地把自身的打算诉说到了这里,他又在后一秒看到这个男人皱起了眉头,接着抿起嘴角颇有些无奈地对着自己笑了一笑。


“不过最初的结实,想必不会美味吧。”


于枯竭之地下籽,最初所得的则必然是落在预料之中的苦果。而待到再耐心地多等上几代后,或许播种者会从脚下的这一片土地上收获能够拿得出手的成果,又或许预想中的浆液还迟迟不肯丰盈空虚的子房……但只要将这一过程“无限”重复下去,那么总有一天——


他对着男人道出的答复点头加以了应许,继而闭上眼睛兀自冥思了片刻。


倘若说调水灌溉是让脚下的土地为有朝一日的苏醒做好最初的准备,那么想要在苏醒过来的土地上再度开垦耕种则自然还有另外的必需品。而在这已于大气层之外封锁了不计其数时日的地方,纵使有望能找到一两件遗留下来的原始农耕工具,可所有留存下来的作物种子都早已作古……


因此,就在向着座椅仰起了脸孔的男人的面前,便有一层操控面板浮起在了空中。当被屈起的手指选取的那一个光点自远隔的云海缓缓地靠近了“世界的中心”,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光点的移动影像,“神”边开了口:


“明早天亮时,我会让这‘孩子’靠近你登陆的那一平台以搭载你,并在你转移往别处后下沉进云海。此后,每七个日夜上浮一次,直到你再次踏上这里……”


就在话音落下的后一秒,那聪敏地领会了这番话语中蕴含意图的男人随即便向着他欠了欠身。


“感谢您的厚意。”


自此,注视着这个男人于提膝起身后又微微地躬身行了一礼,重新扶正了帽檐后又转身离去。他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关闭的自动门后。


“神”叹了口气。


当经历过了眼下的这一回道别后,于今日的晚间、明日的出发前,或许那将要离去之人还会再来。而待到这两次的会面也过去以后……


还能再次在这里看见那个男人的身影吗?


独自置身于房间里那恢复了窒静的空气中,仿佛不知厌倦地目睹着管道之中源源不断的以太;终究无法把一切预兆都置之脑后的他,不由得就此记起了在某一个为现今的人类眼中已然该算作是于超古代文明时期编造的故事里,也曾有人类爬上了高耸通天的“豆茎”,往人世间带下了本不该归属于人类的至宝——而如今在自己重生的这个世界上,确是也有男人爬上了“豆茎”的枝干,并且在这高耸的顶端见到了自己。


让已经怀揣有“拾得之物”的那个男人再见到自己一面的这一步骤,理应是多余的;他的心中本是有着这样将忧虑与怠惰合二为一的判断。然而当清晰地观览了“预知”且获得了两件“神”所给予物件,就在这看似是已将一条路彻底走到了尽头的前提之下,却依然向着仍藏身于某处的存在发出询问,依然执着于想要亲耳听见仍隐藏于某处的解答……这固执的决心和探求心,无疑又是如此地令人倍感熟悉。


自己是因此才迟疑的。自己是因此才会在这分迟疑之下,让那个得到了“宝物”的男人又一次得偿地亲眼见识到“神”的面孔……


所以,那个男人还会再回来这里吗?又一次地感受到迟疑涌上了心头,“神”不禁再次发出了无声的自问。


他知道就在自己的推动下,那个男人现正走在一条有权作出抉择的道路上。就是在现在;就在拥有了“神”的话语的现在,在将“神”给予的宝物收入了囊中的现在,甚至于是在见识到了“神”的真面目的现在。当已明知于概括今昔的命运所定下的,那一难以再有变更的解答之后,人类是否还会去作出超脱常理的举动,去试图背离那看似已然注定的命运?


便是怀揣着这一种与人类无异的思绪,在那不断汇聚于自己头顶的终端后又再流通往四处的以太散发出的光亮照耀之下,“神”缓慢地将收回的手重新安放在了自己盘起的膝头。


那想必又是“另一个答案”了。


而自己会见证这个“答案”的走向,并且——期待于“答案”公布前那无限的可能性。



—FIN—



(有些亲友:我觉得麦利到了乐园就会开始种土豆!!

(↓于是大丰收♪♪( ´▽`)




评论

热度(3)